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诗词文萃 > 正文

赤眉罗沟行记
2012-12-20 15:26:02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赤眉罗沟行记 2012.4.10下午,独自在书斋中临帖。大概是《好大王碑》太过古奥难懂,也可能春天不该是蜗居斗室的季节,突然竟有种感觉:现在就一定要出去逛逛。去哪里呢?赤眉罗沟。这好像就是不用思量的事情。一...

赤眉罗沟行记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.4.10
下午,独自在书斋中临帖。大概是《好大王碑》太过古奥难懂,也可能春天不该是蜗居斗室的季节,突然竟有种感觉:现在就一定要出去逛逛。去哪里呢?赤眉罗沟。这好像就是不用思量的事情。
一个人,一辆摩托车,一阵风般驶去。前几天曾去过的,很惊艳,一直难忘,似乎不敢相信在我的身边竟有如此世外桃源般景观。走上小路时,却没发现公路上那来来往往参观赤眉美景的汽车。回头一想,大概都去油桃沟了。也难怪,油桃沟那条路毕竟是稍微平坦一些的水泥路,还有停车场。我在路旁农人异样的目光中独自一人向山上奔去。很快已经接近最高处了,我停车休息。刚向路边迈了几步,呼咙一声,一只野鸡从草丛中惊飞而去。彩衣艳丽,长尾飘逸,是道挺美的风景。还没稳过神儿,一声哞叫唤来了夕阳。我拿出随身携带的望远镜,向那叫声寻去。在西边山凹里,一头肥壮的黄牛在夕阳下静立着,那一声亲切的哞叫,一定是呼子唤女的信号。镜头又拉到我上次被迷倒了的桃花林,一声惊异:哎?桃花竟然快谢完了,桃叶已经浓绿了。春天真是神奇!三天不见,真得刮目相看。今天的小鸟异样的多,枝头可见到喜鹊欢唱,但更多的小鸟却不知在哪里低吟浅唱,是在歌唱春光的吧!微风拂面,也使枝头微微荡漾,就这样荡出了些许诗意。我随着镜头环视四周,近处的梯田层层叠叠一直延伸到白云深处,远处的伏牛山余脉似一个个小土包延伸到天之尽头。东面的湍河似一条玉带向南蛇行而去,渐渐开阔了。在东北边的山谷中,白楼整片林立,蓝顶隐约可见。这时,西北方向一阵清脆的牛铃声响将我从沉醉中唤醒。农民已经开始忙碌了,松土、施肥,盼望着五月如火的硕果。
我恋恋不舍地向前慢行。几树艳丽无比的桃花撞入我的眼帘,它们在路边静默着。竖直的枝条直挺挺长上去,没人修剪它们,因为它们开花晚,结果迟,不能赶早卖上好价钱,它们是被遗弃了的。其它的桃树都是经过修剪、拉枝而变成低矮、横向,似蘑菇状的,好像很谦逊的样子。而这几枝晚开的桃花倒是让我饱了眼福,我今天倒是特别欣赏他们。它们不是无用,而是未得其用。如果移至公园,将成为靓丽的晚春风景。人尽其才,物尽其用。任何事物放到合适的位置,才会放射出生命的光辉。正在我为它们鸣不平的时候,一腔雄壮的鸡叫唤醒了我,那血红的鸡冠,油亮的彩羽,昂扬的斗志,确有仰天长啸的英雄本色。
路旁,众多的樱桃树已经挂果了,绿油油的,还小,不及成熟时的三分之一。但要知道它们三天前还是开着花的,这就令人惊奇了吧!我忍不住摘了一颗含在嘴里,咬破,吮吸。刚开始尚有一丝清甜,慢慢的,涩了,虽然并不厉害但却大有持久不散的味道。青果子还是要经历风霜雨露待成熟了才最酸甜可口。环顾四周,看到了一个水窖。仔细看去,才发现路边水沟里的雨水都会流进一个个水窖。回想起来,沿途路边都是这样的水窖。聪明的赤眉人呀,一点雨水也不让浪费!
太阳真的要下山了,一抹余辉染红了赤眉的山山水水。我带着满腹诗意愉快地归去。我在想:罗沟,有时间我就再来,因为你是赤眉人的后花园! 

相关热词搜索:赤眉

上一篇:白果树
下一篇:最后一页